我或是我们(自嘲)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09 10:25
  • 人已阅读

  我不优秀,而且不做作。这是在经历过庞大的失去后唯一存在,坚实如初的自我认可。

  我喜欢写过的这句话:

  你现在需要付出的只是心底那小小的温软,从此坚硬如铁。却是如实做了。

  我强大的自我否定时时压迫着血脉喷张的大脑。在幻想北京飞往广州的M925航班强大嚣张的气流硬将耳膜聒噪到阵阵发痛,音色模糊的时候;在打开宿舍门对着空空的房间禁不住唏嘘感叹,整理旧日堆积物的时候;在我知道接下来即将游离,风华以及所谓的过客生涯已经渐行渐远时。在清晨势不可挡的阳光被浩浩荡荡的阴霾打击的节节颓败的时候。

  我所能做的:无能为力的对着床前的镜子,仔细观摩我现在的模样,一笔一笔在我19岁的大脑里勾勒着,挤出几丝微笑,但片刻觉得矫情的无可救药。

  耳边像是听见自己内心的独白:你应该像野兽那般,撕裂镜面,用短暂的疼痛让自己清醒。这样的镜头在我的文字里显得格外抢眼。其实更多时候的我是在发完最后一条暧昧的状态后,一遍一遍的重复看着,念着,否定着。

  矛盾,冲突,全部在一瞬间抵消,留下空白的大脑库存没必要的文字符号,被迫连续不断的往大脑深处无底洞里丢弃各种垃圾。

  真正的我退守在洞的深处,如果没有路人亮起一盏灯,站在洞口朝洞内喊一句,我一定不会听见自己的回声,接下来等待别人的搭救。但这过程,胆战心惊,默默祈祷。

  一种殖民,被殖民的感受。

  当清晨阳光蹑手蹑脚爬上我的床,躺在我身旁,与我耳语,我便没有察觉到我对这个世界还有感知力,来自耳边轻轻地风,话语间的温暖。

  郭敬明说:孤独者往往独自漫步在清晨的庭院。

  周围尽管氤氲着雾气,但无名野花却完全盛开,惹恼清晨的宁静。匆匆脚步声惊起的小鸟儿,鸣叫声中夹杂着清晨露水的味道,而我已经在这里。

  孤独着守着亿万呼吸声。

  我不恨这个世界,因为,我不敢。